疫情阴影笼罩美网:大牌有特权?安全区靠谱吗?

网球
疫情阴影笼罩美网:大牌有特权?安全区靠谱吗?德约科维奇抵达
疫情阴影笼罩美网:大牌有特权?安全区靠谱吗?硬件已经准备好了
疫情阴影笼罩美网:大牌有特权?安全区靠谱吗?球员提前到场内“观战”

  美网真的能在8月31日顺利开幕吗?已经曝出过一例新冠病毒呈阳性的“安全区”,它的靠谱程度有多少?嫌弃官方指定酒店就能外宿,这是大牌球员的特权?没有观众也没有各类闲杂人等的比利·简·金国家网球中心,能给球员们提供哪些新体验?疫情阴影仍笼罩美国,而阴霾下的美网,也不得不接受各种怀疑的提问。

  想外宿?可以!

  自费数万美元安保费

  要么在指定酒店,要么在赛场,再不然就是在往返于酒店与赛场的班车上,当几乎所有参赛球员与赛会工作人员出于防疫考虑,都不得不“两点一线”时,德约科维奇与威廉姆斯姐妹却成了例外人物。他们没有入住美国网球协会的指定酒店,而是外宿在了设施条件更好的私人宅邸。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大牌球员就可以不受“安全区”原则约束?实际上,美国网球协会确实给球员外宿留下了操作空间,只要球员把因此额外产生的安保费用全部结清就可以了。

  美国网球协会的“安全区”原则,是指将指定酒店、赛场及官方往返交通工具都打造成安全区域,让球员与赛会工作人员在纽约参赛期间全程不与外界非安全区的人与物接触,以最大程度保障人员健康。一旦有球员申请外宿,则意味着需要将他们自行选定的住处也打造成“与世隔绝”的安全区,并且相关人员需要全程在岗监督,这就会产生额外的安保费和消毒维护费用。

  据美国媒体估算,一旦有球员选择外宿,就意味着他或者她在纽约参赛期间会多出一笔数万美元的额外支出,具体数额约为6万美元。这就是为什么穆雷选择入住指定酒店而非外宿的原因。“这笔花费很惊人,所以我选择住在安全区(指定酒店)里。他们在酒店做了很多准备,提供娱乐和街机之类的东西,我很喜欢。在这方面,我还像是一个孩子。”

  德约和威廉姆斯姐妹都选择外宿,但当下的风评待遇却大不同。德约由于有之前不谨慎办赛导致多名球员确诊新冠病毒阳性(其中也包括他自己)的“前科”,且外宿理由是指定酒店的条件“让人感到窒息”,所以再度受到网友的集火。相较之下,小威在分娩时曾突发肺栓塞,情况一度有些严重,她表示自己此次选择和姐姐外宿,是希望能在住宿条件更可控的情况下健康地参赛,所以得到了更多人的体谅。

  好了,来听听德约对指定酒店的评价吧。“我看过大多数球员入住的酒店。我不想被人觉得傲慢,我也知道美国网球协会在提供住宿、组织赛事、制造安全区上已经尽力了。”“他们不能开窗,客房的面积也很小。”德约表示,很庆幸自己可以负担得起豪华外宿的支出,并表示如何支配财富完全属于个人自由。

  在纽约参赛期间,德约将与他的团队成员一起住在私人宅邸里。“(清洁维护人员)只会在我们外出时才会进入屋内。我们也处在被隔离的状态。我们住在一块儿,可以一起打牌和玩游戏。”

  近期,德约一直处在受争议的话题中。“安全区”里有人确诊阳性,作为密切接触者的两名球员(检测结果为阴性)因而失去了参加美网的机会,德约认为这是不公平的处理,结果却被群嘲,还被翻出6月时他因组织慈善表演赛时防疫松散而导致聚集性感染的旧账。对此,德约强硬到底,回应“你不能把所有事情都怪到一个人头上”,并表示如果再来一次,他还是会坚持举办表演赛。

  网球中心大变样点餐可用二维码

  从2007年开始,每年美网举办的那两周,发型师朱利安·法雷尔都会在比利·简·金国家网球中心里火热开工。他很熟悉费德勒的发质特点,也总能让纳达尔满意。但这回,美网迎来巨变,出于防疫考虑,球员们的美发沙龙被取消了,另外还有更多功能与布局上的变化。

  比利·简·金国家网球中心的首席运营官丹尼·扎苏纳表示,尽管今年美网遇到了一些前所未有的挑战,但他相信,球员们在网球中心里的体验也会是前所未有的。从本周的辛辛那提赛到紧接着开幕的美网,在比利·简·金国家网球中心连续办赛的三周时间里,球迷们都无法进入场地观赛,这意味着——大量往年供观众活动的区域,都可以拨给球员们来加以利用了。

  最显眼的一处变化出现在网球中心内的南广场,那里被改建成了球员乐园。足够的绿植和树荫,户外大屏幕,搭配着遮阳伞的休息区,还有迷你高尔夫、趣味桌球等娱乐项目。“当球员们没有比赛时,他们可以在这里放松休息,体验一回当美网观众的感觉。”丹尼·扎苏纳介绍道。

  梅赛德斯入口附近的区域,则变身为了一片户外健身区和一处两层设计的餐饮区,一楼是室外咖啡厅,二楼则是一家餐厅。

  位于阿瑟阿什球场二楼的酋长咖啡厅也被改造成了球员就餐区,餐桌间的距离被拉大了,以确保安全的社交距离,同时入场用餐人数也被下调到了往年的50%。另外,有250把椅子被安放到了球场长廊上,球员们也可以坐在那里一边放松,一边俯视整个南广场。

  作为比利·简·金国家网球中心的中央球场,阿瑟阿什球场拥有80间贵宾包厢。往年那里总是名流巨贾们杯盏交错的专享空间,不过此番,既然是空场办赛,那这些包厢也就有了临时新用途——成了球员们的私人休息室。在对家具进行搬动与调整后,80间包厢中的67间都成了球员休息室,内部都配备了咖啡机和理疗床。根据签表进程的不断推进,这些休息室会被实时更新地分配给球员使用。

  不仅球员活动区域增大了,球员们选择在何处用餐的自由度也变大了。比利·简·金国家网球中心的工作人员在场地内所有提供远程点餐服务的地方都放置了二维码,球员们只需通过简单的手机端操作,就能完成点餐过程。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人们面对面接触的机会。

  相较于比利·简·金国家网球中心,两家球员指定酒店内的活动空间肯定少得多,针对这样的实际情况,赛会方也做了准备。他们把酒店的花园和停车场全都利用了起来,不仅搭建了户外健身区,每晚还提供户外大屏幕和食物车服务。

  场地启用新材料 小威后院“抢跑”

  作为硬地球场,美网所用场地材料的配方经历调整,这是正常的事,但整个儿地更换材料提供方,这却是自1978年以来的头一遭。今年3月,比利·简·金国家网球中心与场地品牌Laykold签订合同,合作期为五年,而本周的辛辛那提赛和紧接着的美网就算是新场地的首亮相了。

  新场地意味着,不同的球员会经历长短不一的适应期,谁的反应能力更强,也许就更能抓住赛场上的胜机。不过,有一位球员得在例外之列——她就是美国网球的骄傲、23个大满贯女单冠军头衔得主小威。

  在更换场地品牌之前,比利·简·金国家网球中心与DecoTurf已合作40余年。可以说,好几代球员对美网场地的记忆就是对DecoTurf的记忆。如今场地换新,就是添了变数。不过,美网新上任的赛事总监斯黛茜·阿拉斯特在6月为赛事对外造势时透露,小威已经在自家后院里提前用上了Laykold的硬地材料。“我确认,2020年美网新场地的材料已经运到小威家中,她已经在后院安装完成且开始训练了。”这是斯黛茜·阿拉斯特当时的原话。

  Laykold是一个对外售卖的品牌,只要球员乐意花钱,在自家后院弄块场地不可厚非。不过,考虑到上半年的疫情影响,这样随机应变的“抢跑”确实只有极少部分球员才可能享受到。

  2017年澳网,小威战胜姐姐拿到了第23个大满贯,就此超越格拉芙成为公开赛时代夺得大满贯次数最多的球员。2018年温网和美网,生女复出后的小威连续打进决赛,接连冲击玛格丽特·考特24个大满贯的历史纪录,却先后不敌科贝尔和大坂直美。在2019年的温网决赛和美网决赛中,小威继续冲击纪录,这两次挡住她道路的又换成了“90后”的哈勒普和“00后”的安德莱斯库。“我真的很失望,我已经那么接近(纪录)但又错过了,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作为一名职业球员,我只能继续往前看。”

  出生于1981年9月的小威,很快就将39岁,如果她还想冲击大满贯24冠,那本次美网无疑就是圆梦的最好机会。此前,女单世界排名前十中的巴蒂、哈勒普、安德莱斯库、本西奇、斯维托丽娜、贝尔滕斯都已宣布不会赴纽约参赛。由于高排位球员的相继退赛,所以作为过去两届赛会亚军的小威成为本届美网的女单三号种子。

  退赛球员多、夺冠概率大是否等于“水货冠军”呢?对此,网坛名宿施莱弗持相反意见。“我认为,女单比赛的含金量并不会因此而降低,任何人想要夺冠都需要经过七轮比赛的考验。尤其今年大家还要在安全区里生活,无法像往年参赛时那样自由。所以(无论谁夺冠)都将是难以置信的表现。”

  东方体育日报 记者章丽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