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球员新冠阴性仍被迫退赛 小德穆雷均有话说

网球

  日前,现世界排名35位的阿根廷球员佩拉与现世界排名94位的玻利维亚球员德里安因合作的理疗师Juan Manuel Glavan的新冠检测结果为阳性,因两人与理疗师曾有过“长时间的密切接触”被迫退赛,接受为期两周的隔离期,即便这两位球员自己的检测结果为阴性。

两位球员新冠阴性仍被迫退赛 小德穆雷均有话说

  对于同僚被迫退赛这一事宜,男子网坛众多球员纷纷发声,认为赛会的做法并不妥当。加拿大名将沙波瓦洛夫更是直言此举“糟糕”且“不可接受”。

  “说实话,我觉得这是十分糟糕的。我是最先就这一事件发声的球员之一,我跟大家说,‘我们必须要对此有所回应,我们必须表示不满,因为这是不可接受的,这样的事情有可能发生在任何一位球员身上。’” 21岁的沙波瓦洛夫在首轮击败西里奇后接受采访时说道。“他们根本没有重新再去对那位理疗师进行检测,这是不公平的,因为据我所知有百分之七的可能,阳性的结果是假的,但是他们根本没有考虑重新进行测试。而且与此同时,佩拉和德里安的几次检测结果都是阴性的,那么为什么不让他们参赛呢?”

  德约科维奇与穆雷均表示赛事方并没有在防疫规则方面与球员有着充分且明确的沟通,球员们皆认为只有与确诊病例一同居住在一间酒店房间的球员,才会被迫退赛,而事实并不是如此。

  “这并不是大多数球员所理解的规则,有些球员可能会说,‘如果我知道规则是这样的话,我或许就不会带体能师或者理疗师来参赛了。’”穆雷在采访中说道,“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他们的做法(球员被迫退赛)是错的,但是显然球员们对于规则并没有充分的了解,包括我在内。”

  德约科维奇表示在疫情环境之下,情况变得复杂是可以理解的:“有些时候美国网球协会、ATP或者其他的网球组织在这个问题上是没有权利的,因为这更多是由纽约市政府的卫生部门所决定的,我想我们只能接受这样的情况。”

  现世界第五梅德韦杰夫同样认为确诊的理疗师应该接受另一次检测:“如果美网四分之一决赛马上就要开打的话,我不觉得纽约市政府卫生部或者美国网球协会做出相同的决定。他们说球员与确诊病例有着密切接触,但是你无法证明这一点,因为我并不相信他们录下了接触的过程。”

  佩拉与德里安的这一事件让不少参赛球员变得格外谨慎小心,突尼斯一姐贾巴尔的丈夫兼体能师Karim Kamoun表示因为两人同住在一件酒店房间,他担心妻子会因为自己失去参赛资格。

  “这件事情让我成了妄想狂,如果我生病了的话,那会是很糟糕的情况。比起我自己,我更在乎的是她(贾巴尔),所以我们非常小心翼翼。我一直带着口罩,在巴士上我们一直坐在最前面,这样我们就能先下车。我们与所有人保持着距离,就连打招呼都是远远地说。发生球员被迫退赛的事情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

  (全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