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钰与新冠肺炎康复者同组 突闻惊悚消息吓得三推

高尔夫
刘钰与新冠肺炎康复者同组 突闻惊悚消息吓得三推

  北京时间8月2日,LPGA续航锦标赛,刘钰与卡罗琳-马松(Caroline Masson)同组,德国选手的老公杰森-麦克蒂德(Jason McDede)是一位球童,可是并不为她服务,而是为内莉-科达(Nelly Korda)背包。

  卡罗琳-马松平时对球童很挑剔,有意思的是,她找到了另外一个球员的男朋友詹姆斯-朗曼(James Longman)背包。这个球员的名字叫卡洛塔-希甘达(Carlota Ciganda)。

  如果你读过之前的报道,卡洛塔-希甘达六个星期之前在美国检查出新冠病毒呈阳性。可是刘钰并不知道这件事。

  “我在一个洞进攻果岭之前听到詹姆斯聊起这件事,他说自己也感染了,不过发了两天烧,吃了抗生素就好了,可是卡洛塔发了10天烧才好,”刘钰说,“我听了肯定是吓住了,我在果岭上10码的距离,结果莫名其妙三推。

  “我表面上还是挺镇定的,可是内心之中肯定有不小波动。”

  詹姆斯-朗曼与卡洛塔-希甘达处对象已经很多年,旅行中也同住一间房。根据估计,卡罗琳-马松早已经知道这件事,考虑到这件事已经发生在很久以前,所以也就正常合作了。

  刘钰说她受到的影响仅限于那个洞。“推完三推哪里还管那么多,我又专心于自己的球了,”她说。

  赛事结束之后,刘钰看到了卡洛塔-希甘达的报道。然后回想起练习轮的一件事来。

  “练习轮我会花比较多时间准备,所以让后边一组的卡洛塔先行通过。我在发球台上看到她的发球。平时她都是超级远的选手,可是那个洞,我感觉也就属于平常,”刘钰说。

  刘钰不能断定这是新冠肺炎的余波,又或者仅仅是那个洞没有打好,她肯定希望西班牙选手是后者,不要受到太多影响。

  你通过这一周的数据不容易看出来卡洛塔-希甘达是否受影响,毕竟斗篷俱乐部的设计,再加上球道的坚实,远距离的球员通常不会用太多次一号木开球。

  (小风)